您的位置:千亿彩票 > 新闻中心 >

我们的一天,他们的32年

日期:2018-10-06 07:53

  我们的一天,他们的32年

  奔涌的潮头,翻动着大海的一张张日历。

  时间有时过得很快。32年,在王继才、王仕花眼中,也许就是海上倏忽而过的一条渔船,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就已消失在海平线。

  时间有时过得很慢。在开山岛上的那个深夜,在酷热潮湿的环境下,在蚊虫的阵阵袭扰下,记者平生第一次觉得表针慢过蜗牛爬行,每分每秒都无比漫长。

  2018年9月1日,我们登上了开山岛,在这里度过了一昼夜。我们走进王继才和王仕花的家,体验他们32年坚守海岛的滋味。

  哪怕就是这短短的一昼夜,远离繁华的城市,失去现代生活的便利,我们还是感受到了很多不便、孤独和艰辛。

  放慢脚步,一路缓行,从码头边到苦楝树下,从灯塔上到菜园里,从老营房到新浴室,从升旗台到荣誉室……我们看到了很多,没有看到的更多;我们感受到很多,没有感受到的更多。

  那一天,天蓝云白,开山岛默默地矗立在那里,灯塔巍然屹立,红旗迎风招展。

  我们看到了那棵最早在岛上安家的苦楝树,却看不到他们当时种树的身影。

  我们看到了他们用来收听新闻的收音机,却看不到他们如缕如烟的孤独。

  我们看到了他们巡逻时用过的煤油灯,却看不到寒冬冷夜里他们执著前行的背影。

  我们听到王仕花吟唱的《大海啊,故乡》,却再也听不到王继才吼出的《咱当兵的人》。

  我们体会到烈日炎炎的暴晒,却领略不到寒冬如刀割般的海风。

  我们感知到蚊虫叮咬的痒痛,却感受不到严重湿疹带来的彻夜难眠。

  我们品尝到海水的滋味,却品味不到他们32年如同与世隔绝般的苦涩。

  我们回味着无花果果实的甜蜜,却体味不到他们绿化小岛的艰辛。

  我们升起了国旗,也试图找回他们夫妇一人升旗、一人敬礼的庄严和神圣。

  登上开山岛,我们循着王继才留下的印记,体味这0.013平方公里小岛上的酸甜苦辣。我们走近王仕花,陪她回忆与王继才在岛上度过的32年岁月。我们在用自己的方式最大限度地抵进他们的世界。

  这是我们的一天,他们的32年。

宫玉聪